ENGLISH | 设为首页 | 网站导航 | 登录邮箱 | 网站管理 | RSS | 进入微博

邵秉仁:股权投资基金应与证券分开监管

  在各项利好政策的支持下,中国股权投资行业呈现出最为活跃的一年。在此背景下,中国股权投资基金协会会长邵秉仁呼吁,股权投资基金和证券投资基金应该分开立法、分开监管。

  股权投资基金和证券投资基金应该分开立法、分开监管,证券投资基金和股权投资基金在资金募集方式、投资理念、运作方式、治理结构、激励机制和风险控制等方面完全不同,尤其是产生的社会风险方式也不同,政府的监管理念和手段也应该完全不同,简单套用证券投资基金的监管办法,既不符合股权投资行业的发展特征,也不利于股权投资行业的健康快速发展。”2015125日,在第七届全球PE北京论坛上,邵秉仁语惊四座。

  邵秉仁曾担任国家体改委副主任、国务院经济体制改革办公室副主任、国家电力监管委员会副主席,参与过国家许多重大经济、文化政策的研究和制定。现任中国股权投资基金协会会长。此次PE北京论坛正是由中国股权投资基金协会、北京市金融工作局等四单位主办,以创新、改革与实体经济为主题。

  股权投资最活跃的一年

  何谓PE?即私募股权投资(Private Equity)简称PE,是指投资于非上市股权,或者上市公司非公开交易股权的一种投资方式。简单点说,私募股权投资基金主要是通过专业的方法把客户闲散的资金通过定向私募的方式聚集起来,投资到未上市的具有高成长高回报的企业当中去,通过一系列的增值服务,促使企业快速成长,做大做强,和资本市场对接。而股权投资(Equity Investment),是指通过投资取得被投资单位的股份。

  1999年,国际金融公司(IFC)入股上海银行,标志着私募股权投资的模式开始进入中国,这对于当时的中国来说是一个非常新的投资概念。首批成立的主要还是外资投资基金,投资风格以风险投资(VC)模式为主,受当时全球IT行业蓬勃发展的影响,外资对中国的IT业的发展较为认可,投资的项目也主要集中在IT行业。但是由于2001年开始的互联网危机,人们开始对IT行业的过热发展进行重新审视,国内的IT风险投资受到重创,这批最早进入中国的股权投资基金大多没有存活下来。

  与之相应的是当时我国股票市场不完善,发起人股份不能流通,投资退出渠道存在障碍,这些都成为制约此阶段股权投资基金发展的因素。2002年尚福林担任中国证监会主席后,在2004年着手开始对我国上市公司进行股权分置改革,从A股股权分置改革开始,我国股权投资基金进入了快速发展的阶段。特别是2009年以后,股权投资基金数量快速增加,基金规模不断放大。市场上的赚钱效应使得地方政府和国有企业也参与其中,搞了不少产业基金。

  邵秉仁认为,改革开放30多年来中国经济至今仍然是以间接融资为主的债权经济,而非股权投资经济,在债权经济下,经济上行和下行时都会产生放大效应,极易出现通胀和通缩,所以要推动中国经济债权经济向股权经济转变,发展资本市场,发展股权投资行业。据邵秉仁在致辞中介绍,尽管2015年中国资本市场出现了明显的下滑,但是中国股权投资行业并没有进入所谓的投资寒冬,在各项利好政策的支持下,中国股权投资行业又延续了上一年的活跃趋势,呈现出最为活跃的一年。

  在募集和投资方面,2015年前三个季度中国股权投资基金的募集数量和投资数量同比增长都超过100%,依据股权投资基金的数量和金额,2015年股权投资最为活跃的行业是互联网、电信、IP和金融行业,最为活跃的地区是北京、上海和深圳。国内资本市场的变化促使人民币股权投资基金的募集数量和募集金额都出现了明显的增长,在退出方面尽管受到国内IPO曾经暂停和减缓的不利影响,但新三板市场的加速发展也拓宽了股权投资行业的退出数量。

  私募股权在北京的蓬勃发展从另一方面验证了邵秉仁的说法。据市场机构统计,截至三季度末,北京在证监会完成登记的私募股权管理机构3032家,管理资金总量1.5万亿人民币,前三季度北京地区发生股权投资案例1620起,投资金额1304.77亿元,投资案例数和投资金额超过了全国的3成,居全国首位。

  北京金融工作局副局长栗志纲说,作为股权投资行业一年一度的盛会,全球PE论坛从2008年开始成功举办了六届,回想2008年的第一届论坛,中国活跃的私募股权机构只有1000支左右,而到今年的第七届论坛时,市场活跃的私募股权机构达到接近万家,管理的资本量也已经超过了4万亿人民币,中国股权市场规模在8年间实现了质的飞跃,全球PE北京论坛作为国内外最具影响的论坛之一,亲历并见证了行业8年来从方兴未艾到成熟发展的过程。

  邵秉仁说,当前中央提出加强供给侧管理,优化产业结构促进产业升级,促进实体经济发展,中国股权投资行业的发展一直遵循着市场经济发展规律,具有市场的灵活性和高效性,对提高直接融资比重和支持实体经济的发展具有直接高效的作用。全国社保基金理事会副理事长王忠民说得更直白。他认为,私募股权投资不仅作为金融工具服务于实体经济,而且创造实体经济。股权投资用新的交易结构和方式展现着战略新兴产业每一天的成长和发展,若想真正按照市场化的逻辑把握住任何一个战略新兴产业的脉搏和成就,必须依靠私募股权投资。

  PE如何远离非法集资

  另外一方面,在行业繁荣发展的同时,也要看到,有一些机构以私募股权基金名义从事非法集资猖獗,问题日益严重,已经造成了极大的社会影响。栗志纲介绍说,今年18月,北京全市私募股权基金类的非法集资新增案件30件,占全市新发案件数量的27%,涉案金额达到了22.8亿元人民币,集资人1685人,涉案金额占比达到了56.9%8月底全市私募股权投资案例累计案例共47件,涉及金额46亿,集资人6770人。

  他说,私募股权类案件具有迷惑性大潜伏期长、地域传播广、涉案金额大等特点,为行业健康发展带来了隐患,也为那些合法经营的机构带来了不利的影响。为引导促进本市私募股权投资行业的健康发展,防范区域性金融风险,维护本市的金融安全稳定,623日,北京金融工作局与北京证监局、北京市工商局一同起草发布了《关于防范私募股权投资类企业从事非法集资活动的意见》,并在今年的4月至8月组成联合工作组在全市范围内开展打击私募股权投资类企业非法的活动。记者注意到,这《意见》将以下5个方面作为涉嫌从事非法集资行为进行重点监测:()通过媒体或其他公开方式发布募集资金信息;()向社会公众即社会不特定对象募集资金;()向投资者承诺在一定期限内以货币、实物、股权等方式还本付息,或承诺给予投资者固定投资回报;(四)将募集的资金打入个人账户或非公司账户;()法律、行政法规规定的其他涉嫌非法集资的情形。

  不应简单套用证券投资监管办法

  有发展就要有监管。据了解,中国股权投资行业的监管部门现在主要是证监会。2014825日,证监会曾发布《私募投资基金监督管理暂行办法》,列举了私募基金管理人、私募基金托管人、私募基金销售机构及其他私募服务机构不得从事的9种行为。

  但邵秉仁认为,证券投资基金和股权投资基金在资金募集方式、投资理念、运作方式、治理结构、激励机制和风险控制等方面完全不同,尤其是产生的社会风险方式也不同,政府的监管理念和手段也应该完全不同,简单套用证券投资基金的监管办法,既不符合股权投资行业的发展特征,也不利于股权投资行业的健康快速发展。所以说对证券投资基金和股权投资基金应该分开立法,分开监管。

  邵秉仁说,应该为中国股权投资行业创造宽松适度的发展环境,而不是将证券投资基金行业采取的备案登记制度直接套用到股权投资基金行业,应该坚持行业自律为主,政府适度监管的原则。当前中国股权投资行业已经进入到快速发展的时期,政府的职责主要在于创造宽松的环境,促进股权投资行业健康发展,监管部门没有必要对股权投资行业设定市场准入制度,更不应该套用证券投资基金的监管办法,约束股权投资行业发展。这样做了就会扭曲市场运作行为,不利于股权投资行业的发展,不利于支持中小企业实体经济的发展,不能够真正防范股权投资行业发展中的风险,反而会给监管部门个别人寻租腐败创造条件。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招聘信息 | 法律声明 | 法律顾问 | 意见反馈 | 联系方式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