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 设为首页 | 网站导航 | 登录邮箱 | 网站管理 | RSS | 进入微博

迟福林:财税体制改革主要目的是理顺中央地方关系

人民网北京1121日电 (万鹏)十八届三中全会顺利地落下帷幕,全会中涉及的行政体制改革的内容成为大家所关注的话题。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院长迟福林20日做客人民网强国论坛,以“加快转变政府职能 深化行政体制改革”为题与网友进行在线交流。迟福林指出,新一轮财税体制改革,主要目的是为了进一步理顺中央、地方关系,发挥中央、地方两个积极性。

全面深化改革无法回避中央和地方的利益关系,如何调动中央和地方的积极性,又如何实现更好的平衡?迟福林谈到,中央、地方关系对我们国家来讲,是一个极为重要,又极为复杂的大问题,现在到了一个该如何全面规划设计逐步解决的时候

第一,中央、地方关系要有一个转型,过去是经济总量导向的中央、地方关系,所以财税体制、干部选拔机制,评价机制都和这个相关联。现在中央、地方关系从经济总量导向转向公共服务导向。哪些地方公共服务是中央的,哪些是给地方的,要很明确。公共服务职责,中央和地方要明确界定。

第二,在这个前提下,财政税收体制要改革,事权,支出责任和财力相匹配,新一轮财政税收体制改革重点解决中央和地方关系,财税体制改革恐怕最重要的要在这个方面下很大的功夫。

第三,与此相关联的一些制度性的约束。比如说司法体制改革,这是法制建设当中重要的亮点。该如何提高司法独立性,是不是今后有可能,比如说经济案件,可能更多的对中央和中央的巡回法院,民事案件归地方,这样一些制度约束对改变中央、地方关系也会发挥一些重要的作用。新一轮财税体制改革,它主要的目的,也是为了进一步理顺中央、地方关系,来发挥中央、地方两个积极性,这些理顺了,哪些属于中央,哪些属于地方的,中央政府不该做的,要下放给地方,这样考核标准有了,我们就把两个积极性也调动起来了,这样使得地方政府把更多的精力放到公共服务上来。

迟福林认为,在贫穷的状况下我们搞改革,怎么样能够解放生产力,怎么能够把GDP总量做大,这成了一个重要的目标、重要的追求。与此同时,形成了相应的一些制度安排,比如说某些财税体制干部选拔机制,评价机制,考核机制。这有历史形成的原因,并且在历史上发挥过一定的积极的重要作用。问题在于,我们从做大总量要走向公平可持续的发展,使我们经济更有效地更公平、更可持续,现在需要转变了,转变为公平、可持续的发展,不再以GDP论英雄,GDP不是不重要,GDP仍然是衡量经济的一个主要的指标、重要的指标,但是不能唯GDP,就是所谓的增长主义倾向,增长不等于发展。

 

 来源:人民网-理论频道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招聘信息 | 法律声明 | 法律顾问 | 意见反馈 | 联系方式 | 网站地图